博弈遊戲

博弈遊戲|性感荷官在線發牌,已在賭場上線啦

博弈遊戲|性感荷官在線發牌,已在賭場上線啦

性感荷官在線發牌,已在賭場上線啦

性感荷官在線發牌,已在賭場上線啦

導讀:如果你對賭場的印象還停留在周潤發梳著油亮大背頭、靠迷人演技就可以當《》的年代,那就大錯特錯了。這已經是一個全球年收入超過 5,000 億美元,擁有名列全球《財富》500 強企業的高科技行業。

中世紀初,歐洲莊園主之間為了展示莊園馬匹和馭手的實力,會定期舉辦賽馬比賽,最早的博彩起源於此。即使在澳門,博彩行業距今也有超過 150 年的歷史。

但如果你對賭場的印象還停留在周潤發梳著油亮大背頭、靠迷人演技就可以當《賭神》的年代,那就大錯特錯了。這已經是一個全球年收入超過 5,000 億美元,擁有名列全球《財富》500 強企業的高科技行業。

隨著人工智慧、大數據、計算機視覺等技術的廣泛應用,傳統的博彩業正在散發著性感的技術氣息。技術這只幕後隱藏的手可以實現在線上、線下兩個不同維度的操盤。

澳門交通的便利之處在於穿梭於各個賭場的免費公車。

從外港碼頭下船,隨便坐上一輛公車,其目的地都是賭場,而最大最出名的無異於葡京賭場,身處澳門的鬧市區,成為澳門的地標性建築,尤其到了夜裡更是上演著無數紙醉金迷。

澳門、摩納哥城、大西洋城和拉斯維加斯,並列全球四大賭城。2006 年,澳門賭場總營業額超越拉斯維加斯,摘得頭籌。

2018 年,全澳門博彩毛收入 3028.46 億澳門元(合計 2648 億元人民幣),屬史上第四高,僅次於 2012 年至 2014 年的博彩業高峰期,相比 2002 年剛開放賭權時增長了十倍。

新葡京賭場

葡京的設計外型似鳥籠,寓意有進無出,每一位賭客便是金碧輝煌鳥籠里的「籠中鳥」。利用風水設計吸財雖說是一門玄學,但博彩行業的吸金效應想必不用贅言——全球每年創收超過 5,000 億美元。

為賭場收入做出巨大貢獻的賭徒永遠不會明白,與自己對賭的不是運氣,也不是莊家,他們是在於狄利克雷、伯努利、高斯、納什、凱利這樣的數學大師較量。通過數學量化分析、顧客消費模型、大數據與實時分析等前沿的技術理論,傳統而封閉的博彩行業正在被重塑。

隨著人工智慧、大數據、計算機視覺等技術的廣泛應用,更多維度的大數據被調用以及計算,賭徒的「消費行為」被精準解讀甚至預測,紙醉金迷的背後,是一套縝密而有效的 AI 技術方案穩操勝券。

AI 時代的「疊碼仔」

「曉鷗明白,最虔誠的賭徒迷信一切細節,一切徵候,什麼東西、什麼人、在什麼時候出現,都不是偶然,都暗暗循著一個巨大主宰的支配」。

嚴歌苓在《媽閣是座城》里這樣寫道。

女主角梅曉鷗是澳門賭場里的疊碼仔,他們深諳賭徒之道,從來歷迥異的賭徒中尋找最優質客源,鼓勵他們到賭場高消費娛樂,令賭場增加博彩收益,從而賺取豐厚的傭金。

在年營收千億規模的澳門博彩業中,近四成的收入將被付給中介人即「疊碼仔」,另外四成的收入繳納政府稅,其餘 20% 歸公司所有。

疊碼制度早在澳門旅游娛樂有限公司成立時已存在,但並不普遍。直到上個世紀 80 年代中葉,澳門賭場廣設賭廳,為了要尋找更多賭客客源「疊碼仔」角色的重要作用突顯出來,於是,疊碼制度大行其道。

這份工作利潤豐厚且能夠坐享其成,看似美差,但絕非易事。

在澳門,每個月有 300 多萬的游客人海涌來,如何從富有賭徒到攜家旅游,挑選出有資金、有膽量並且保證一定信用的賭客的資深賭徒,需要的是一雙洞察人性的「慧眼」,否則疊碼仔將可能面臨拖欠賭債的巨大風險。

然而,巨大的商機總能吸引來最優質的技術方案。

毫不誇張地說,今天的賭場已經佈下「天羅地網」,在等待著賭徒的「臨幸」。

根據哈佛大學的社會學研究員 Adam Tanner 在 2014 年的調研中發現,像凱撒宮這樣的老牌賭場,一般會佈置超過 3000 台攝像機,超過 56 個人的安保團隊,24 小時無死角地監視著賭場里的一舉一動;而像新加坡金沙酒店這樣現代化的賭場,攝像機的數量約在 5000 台左右。

無處不在的攝像頭通過人臉識別與大數據結合,賭客的資產狀況、住址、個人徵信記錄、社保記錄將在微秒的時間內一覽無餘,賭場幕後的 AI 系統快速搭建起個人分析模型。

這套系統所使用的數據庫,一方面由公共數據庫和社交網路數據庫構成,同時還涉及大量的灰色個人數據交易。

在這背後,安防類企業扮演著重要的角色,比如德國監控供應商 Dallmeier Electronic,已經為各大賭場提供攝像頭等硬體方案。Dallmeier 是全球 DVR 產業的領跑者之一,也是歐洲安防市場的一線品牌,在 90 年代初就研發出了第一臺採用 PC 架構的硬盤錄像機。

此外,攝像頭還通過 RFID 技術識別撲克籌碼,追蹤賭客的投註數據,成千上萬的賭客信息儲存至集中式數據庫,以此創建個人風險偏好信息。一般來說,風險偏好越高,賭徒的損失就越大,賭場的利潤也就越大。

目前金沙集團(中國)布設的 RFID 技術識別撲克籌碼的方案,已獲得澳門當地監管機構核準。

瞭解客戶的風險偏好信息之後,賭場便開始精準營銷,通過面部識別系統追蹤風險偏好較大的客戶,後台系統實時通知樓層經理後,工作人員快速前往服務,為保證賭客能持續下註,賭場會提供免費餐點或住宿折扣來招待貴賓。

除了挑出風險偏好大的客戶,系統也可以對多次盈利的客人進行乾預。

「公司每周會對 100 名用戶進行限註調整,並且會關閉 15 個左右的賬戶」,愛爾蘭最大博彩公司 Paddy Power 的前員工爆料稱。

Adam Tanner 曾在《What Stays in Vegas》中這樣描述:賭場通過人臉識別+AI 搭建個人模型分析方案,監控賭客的狀態臨界點,讓游戲系統提高勝率的同時,而不必擔心勝率降低帶來賭客逆反心理。

出老千?沒那麼容易

在拉斯維加斯的很多賭場中,人臉識別方案不僅可以用來精準薦客,還將用於跟蹤消費者的行動軌跡和可能存在的欺詐行為。

澳大利亞安防公司 BrainChip 就是背後提供商之一。BrainChip 於 2004 年成立,並於 2015 年在澳大利亞上市,它們主要是開發面向安防市場的機器學習軟硬體,目前已經利用脈沖神經網路技術(SNN)實現了商業化落地。

他們還推出了名為「BrainChip Studio」的 AI 驅動軟體,該軟體不僅可以讓大多數傳統的面部識別解決方案能夠更快,更有效地搜索大量的視頻錄像,而且還能突破一些場景的限制。安防面部識別和賭場監控是 BrainChip 目前的最為主要兩個業務方向。

BrainChip 通過脈沖神經元自適應 AI 晶元,通過面部微表情來識別作弊者,AI 會驅動攝像頭自動記錄和提取老千的作弊證據,這個技術可以把攝像頭記錄的低像素、側臉、暗光圖像還原成清晰、結構化的人臉,快速進行人臉識別。

技術的另一個作用,是連接整個攝像頭網路,在眾多攝像頭組成的監控系統中勾勒出每個賭客的移動軌跡和完整信息模型,甚至賭客換衣服、戴眼鏡之後,系統也能把人找出來。

在企業級視頻分析領導廠商 Agent Video Intelligence 提供視頻分析解決方案中,分析系統首先從現實監控視頻片段中提取數百萬張圖像,通過他們學習一天中不同時間和一周中不同日期的正常行為模式,以此形成大量數據,這些數據可以與其他數據庫的數據匯總,並通過尋找統計上異常的差異並警告,以此發現盜竊、作弊等可疑活動。

據知情人士爆料,為了防止用微型攝像機拍下紙牌順序進行作弊的出千方式,有的賭場還安裝了反監控系統,用來偵測使用攝像機時會發出的低頻聲波,一旦發現,附近的安保人員就會乾預;賭場還會引進「天使之眼」系統,在尚未發出的牌上用隱形墨水做記號,如果換牌,「天使之眼」會立刻識別出無記號的紙牌,當場抓到作弊客人。

安全的博彩環境除了反老千、反欺詐之外,有節制的用戶行為監控也是一大考慮因素。

依托足球等體育競猜的傳統優勢以及深遠的全民化博彩產業積累,英國已經成為世界線上博彩業的中心,但是由於博彩行業「風評」向來不好,為了贏取政府和用戶信任,英國博彩委員會推出一項舉措,將在固定賠率投註終端機(FOBT)上實施人工智慧系統。

匿名玩家感知系統(APAS)會跟蹤玩家的行為,尋找他們冒險賭博、或在游戲上花費長時間的證據,發現成癮行為後,玩家會被鎖在設備外至少 30 秒的「冷卻期」,同時管理者會收到警報。

如今這項系統已在英國的 8500 家博彩商店的所有游戲機上推出。

此外,2017 年 4 月,英國博彩公司 Kindred 啟動名為 Kindred Future 的「技術+博彩」項目。該技術不僅能夠判斷非法交易,還能遏止用戶出現上癮和投註激進等行為。

系統通過 AI 對博彩成癮用戶的特徵習慣進行學習,以此來對用戶投註金額、投註時間頻次,以及賬戶存款等幾個因素進行綜合比對,一旦發現用戶可能成癮或者失去理智瘋狂投註,系統就將自動凍結其賬戶。

另一個「極樂地」的存在

如果說線下各大賭場是眾多賭徒的「不夜之城」,那麼線上各色各式的博彩網站便是另一個極樂地所在。

2020 年,全球在線賭博市場預計將超過 600 億美元,復合年增長率超過 9%。線上博彩空間潛力巨大,其中 AI 應用場景包括客戶精準推薦、防老千、防欺詐等。

與線下相比,線上博彩的「營銷」成本顯然更低。

從註冊到下線,人工智慧軟體通過分析用戶訪問、購買過的產品,在線時間,廣告互動等數十個因素的數據,以此預測消費者未來對什麼產品、服務感興趣,博彩運營商為用戶提供量身定製的解決方案,設計出更好的產品。

如今,現代技術和工具不僅改善了線上賭場的運營,而且有助於在虛擬世界中創造一個更安全的賭博環境。

2018 年 9 月,深圳警方破獲一宗利用 AI 人工智慧技術實施網路賭博的案件,涉案總金額高達 4.3 億元人民幣。通過建立微信群,利用發紅包的方式開設網路賭場,搶到的紅包數相當於撲克牌,此外通過利用某智能機器人軟體在微信後台操控賭博流程,讓莊家穩贏,牟取暴利。

技術的進步的確讓犯罪分子有了可趁之機,機器人偽裝成玩家、利用虛擬交易影響賠率、誘餌投註、洗錢等一系列「黑箱操作」讓人防不勝防。

為提高賭場體驗的數據同樣也可被用來檢測和阻止玩家作弊,總部位於劍橋的 AI 防欺詐技術公司 Featurespace 開發的 ARIC 平臺便在博彩公司得到廣泛應用。

ARIC 平臺能夠通過收集統計大量行為數據,進行不間斷的機器學習,不斷響應新客戶數據,減少人工乾預, 並通過檢測多個復雜數據集之間的異常, 準確判斷非法虛擬交易、信用卡盜刷、電信詐騙等不法行為。

同時,在客服領域,通過聊天機器人和自動處理的形式,用戶寄給博彩網站服務部門的投訴可能在幾分鐘內得到解決,時效性大大增強。

穿梭於人性與暴利間

「沒到過拉斯維加斯,就不算到過美國」

「不夜之城」拉斯維加斯的宣傳語情懷十足,但背後卻有一個刺眼的事實——賭徒們一擲千金之後,留下的多半隻是破碎的暴富夢。

在人性的弱點和豐厚的暴利中不斷穿梭,人工智慧扮演的角色「亦正亦邪」,有時它是善於洞察並引誘你走向欲望深淵的捕獵手,有時它又是勸你收手止步的善良天使。技術站在中立的天平上難以撼動,但為技術披上各色外衣的始終是利益既得者。

去年,海南省首次「開閘」,表示將探索發展競猜型體育彩票和大型國際賽事即開彩票。

然而,海南要做的「博彩」並非澳門式的幸運博彩,畢竟這與大陸現有法律法規中的「賭博罪」相悖,海南島要大力開展的是「競技類博彩」,也就是原文所說的「體育彩票」。

綜合來看,目前中國內地的博彩政策尚不明朗,而國內賭博唯一合法的地區澳門也是由於歷史因素,但是未來 AI 在博彩領域的廣泛應用趨勢卻是不可否認的,線上與線下兩個應用領域,AI 博彩的應用場景大致相似,但實現方式卻大為不同。

佈局的各類場景中,線上與線下的本質目的基本相同。通過獲取用戶數據(個人信息加投註數據),後台系統進行分析或者進行預訓練以便發現用戶行為異常,但是線上成本顯然更低,用戶註冊一個賬戶,博彩網站便可透視用戶行為,整個過程比較「潤物細無聲」,而線下密密麻麻的攝像頭早已提示用戶身處的環境,況且後台系統數據分析之後,仍需人工進行乾預。

雖然賭場一直宣稱,一系列數據分析只是為了保證用戶更好的消費體驗,維護安全的賭場環境,但是從賭場本身來看,這無一不是利潤最大化的途徑手段,藉助「科技面具」讓客人在賭場流連忘返。

熱門文章

To Top
open

nu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