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弈遊戲

博弈遊戲|線上娛樂城老闆給玩運彩朋友的一個告白

博弈遊戲|什麼是洗碼量(有效投注)?

線上娛樂城老闆給玩運彩朋友的一個告白

線上娛樂城老闆給玩運彩朋友的一個告白

casino-p0024.jpg

人物簡介:

37歲的台灣人詹姆士(化名)一路從餐飲業轉戰到博弈業今年剛好滿8年,

詹姆斯剛開始在一間牛排館做服務生一直覺得心想擺脫底薪3萬5的工資

偶然機緣服務到了一位太陽城集團的幹部因為聊天的過程中彼此都很投緣就留下了聯絡方式

我們詹姆士看我們的陳哥(化名)穿著以及開著一台BMWX6的新車,好奇之下詢問了陳哥要怎麼像他一樣。

在那個時候剛好公司部門有缺人,就這樣投入了博彩行業跟著我們的陳哥前往了菲律賓投身於運彩事業。

以下是詹姆士以自述方式呈現他玩運彩及投身運彩的辛酸史:

在8年多前,28歲的我在社會上打滾了一段很漫長的時間,做過了很多行業

只是薪水都一直卡在3萬的邊緣最好也不過4萬,但是就是在不斷的加班中才能突破4萬。

我本身就對人生定了很多目標的人希望自己25歲前能買車,30歲能買到自己的一套房子

但那時候這些目標對我來說真的只是夢想。

一次因緣際會上有一個穿著體面看起來很好的大哥年紀看起來大概35-40歲就是我上面介紹到的陳哥

帶著他的女朋友來到我們牛排館吃飯(當時他的女朋友真心不騙長的跟明星似的)害我多看了很多眼

用餐中他們討論著房子要買在哪阿要找信的過的仲介幫忙找房,陳哥說他們過幾天又要去菲律賓了真

的沒時間去處理這些事情,那時我聽到因為自己也有做過房仲,那時候有個朋友也正在做房仲

我就走到他們身旁跟他們說:『我可以幫妳們找找看,妳們需的條件給我,我剛好有朋友在房仲業做了很久』

就這樣陳哥跟我留下了聯絡方式,之後過了1個多月真的我朋友幫他找到符合他需求的房子

陳哥就從菲律賓飛回來看完房很快就簽約了,陳哥不知道怎麼答謝我,包了個紅包給我

當晚就帶我去了我一輩子都沒想過會踏進去的酒店。

當晚陳哥就問了我『薪水多少阿?對人生有沒有目標阿?買車了嗎?』

一堆關於我的問題,我也因為酒後跟陳哥說了我想要變成像他這樣成功的人。

他想了想就問我『有沒有興趣來我們集團旗下酒店幫忙?』急於脫離低薪困境的我,想都沒有想就說好!

隔天就給了護照,也把原本工作辭了沒幾天就行李箱拖著跟著陳哥前往了菲律賓了。

一開始,以為到海外就不會這麼累了

到了菲律賓,才發現我住的地方原來並不是高大上,而是荒涼又偏僻的地方度假村。

我所在的地方式菲律賓一處遙遠的特區,距離繁華的首都車程要十多個小時

是菲國政府有意仿效澳門所打造的豪華賭城,計畫興建酒店,高爾夫和幾座綜合型的實體賭場。

一開始會覺得氣餒,覺得自己只是從國內的服務生變成了海外的服務生,由於我個性比較健談

一開始的工作性質就是跟著當時裡面的經理類似秘書吧。過一陣子我每天都要負責接待來

自中國的土豪,拆二代或官二代,他們搭著私人飛機來,所有行程及私人事務都由我安排,

去玩去賭或是去談生意,結束了在揮揮手笑臉送他們離開。

那時遠道而來的賭客真的不多。經濟特區的發展也很慢,畢竟光從馬尼拉轉機過來

還要再額外搭兩個小時的車才有辦法到賭場,更不用說這裡的基礎建設幾乎是零

出了酒店就沒有網路,放眼望去都是崎嶇不平的砂石路。

那時候在菲律賓的工作狀況,真的讓我印象很深一度懷疑自己做錯了決定。

後來我們的老闆不僅砸大錢取得的公發的『博弈牌照』,朝線上博奕進軍。

這時我來菲律賓也已經1年要2年了,已經是集團大家都熟悉的臉孔了,隨著我們線上的需求量增加

聘請了大量的中國人,我開始替老闆處理各種電子文件

打點員工的簽證,規劃執照申請流程。簡單來說就是讓線上娛樂城公司盡快步入軌道。

一開始還得面對敏感的兩岸關係,因為高層內台灣人居多,但是底層員工幾乎都是中國人居多

為了順利合作,我得好好伺候那些中國來的幹部,像『你們中國,我們台灣』之類的主權紛爭的話可講不得。

一度讓我覺得自己一直在賣笑,只是之後,隨著線上博弈產業的起飛,我終於完完全全進入線上博弈這塊領域了。

效法『主管』的精神,讓老闆不能沒有我

我跟著成千上萬的中國人到了馬尼拉,從最基層的『文字客服』開始做起,負責回復網路上的賭客的任何問題,

那時候由於我來公司已經很長時間了,陳哥是我們這間公司的股東,他給了我一個底薪台幣8萬元,獎金另算的薪資。

這就是我人生第一次正式進入博弈產鏈的核心內部,也走上了難以回頭的路。

那時候有一個精明的主管,我們叫他勇哥打開了我眼界。他不只擔任客服,也兼做行銷。

他帶著一組團隊每天在各大網站,論壇拼命拉客。對勇哥來說,多一個人來玩

多一個儲值他們的團隊就多一點紅利,他們就能往家裡打更多錢回去,所以他無所不用其極邀人上網來賭

,甚至公司大大小小的事他都會幫忙打點。主管拼命成功了,我只要效仿他的腳步

照著勇哥給我的建議,加上之前處理實體賭場的經驗,我將公司大大小小的事一手包下

,人力調度,工作分配,團隊的所有瑣事都由於我一人包辦。很快我的薪水和職位又到了下一個層級。

掌握娛樂城命脈金流,被權力沖昏頭

陳哥後來變成了大老闆,我也在他的安排跟手下待了5個年頭,

陳哥把我當親信寵臣寵愛至極,接著也就把機密的金流交給我處理。

我從幫忙換錢開始做起,一開始我負責的金額不大,幾十萬元而已。幾次下來,上手了。

後來就每天好幾百萬好幾千萬人民幣當掌握。銀行業的朋友告訴我,我就是在洗錢。

那能怎麼辦?然到要我收手?硬著頭皮也要幹阿!之後我開始接觸了人頭帳戶出租的管理。

博弈網站背後,幾百個收錢的人頭帳戶一收攏,十多億人民幣在住戶流通,那天文數字真的讓我眼花撩亂。

陳哥告訴我,這些鉅額賭金是『最敏感的金流』,線上博弈的命脈,至於對其他禁賭的國家來說

他們則是統稱叫犯罪所得。白花花的銀子擺在人頭帳戶裡,在中國嚴格的外匯管制下,該怎麼讓這些錢流到境外

,這就是我的工作。

這些錢會不斷從中國轉到香港或海外,在轉到菲律賓或是其他國家,經過地下錢莊的兌匯『洗』過的鈔票,

直到成為難以追查的錢,才是陳哥眼裡真正的利潤。

我經手這些年,這些錢會拿來包養模特兒,拿來買珠寶,拿來支付菲律賓當地官員的勒索,或是拿來支付海外公司的薪資和開銷。

像不少博弈網站的客服中心和資訊中心設在台灣,為了支付他們的薪水和開銷,我就會和幾個台灣的地下錢莊合作

他們準備好帳戶,我從菲律賓打錢過去,在台灣要多少現金都不是問題。

這些從賭客身上賺來的錢,轉過好幾手,就成為台灣線上博弈公司維生的血液了。

這時我的薪水也不在是區區的8萬台幣這樣了,動則一個月領個50-80萬有時候還可以領超過一百萬台幣。

為了幫陳哥在台灣開設的博弈公司,我最常利用五星級飯店做為據點。在那跟錢莊相約

拿取現金,我每個月經手1000-2000萬的人民幣這樣我稱為『小額操作』,這種成就感不是我實質上萬了多少錢

是我掌握了娛樂城的命脈,各部門主管幹部看到我也都畢恭畢敬,這種權力不上癮也難阿。

線上博弈的洗錢方式

娛樂城 大陸娛樂城 現金版 玩運彩

變差的兩岸關係成了我的護身符

台灣發達的地下匯兌,讓資金流動方便,變差的兩岸關係,也剛好成為我們這種人的堡壘。

讓資金追查更困難。我很擅長把金錢投入『捨侈品交易』和『房地產』,讓金流更加安全順暢。

買房這件事我真的是有獨特眼光,陳哥總是稱讚我當年房仲沒白做

幾千萬在我手,我都成了他們出手的諮詢專家,所有流程我全程負責。

這麼多年很多國家聯合打擊博弈產業不是沒有道理的。我曾聽說博弈利潤進入當地夜總會,

酒店投資,再不然就是流入東南亞毒品市場,介入範圍真的很廣。

成了業界紅人,雖然危險但也不想收手

在這個博弈產業裡,因為手握金流,成為了博弈區塊鍊的紅人,呼風喚雨的

在這個博弈產業裡,因為手握金流,成為了博弈區塊鍊的紅人,呼風喚雨的,但是我自己清楚,

我會變成樹大招風的棋子,還是最具風險的一顆棋子。頻繁在菲律賓,中國,台灣,澳門,柬埔寨等等國家

幫陳哥打點他的帳戶,清算資產,以及各大娛樂城的配合,各種產業黑的白的一一打點,我在每一個地方都是小心翼翼。

我經常會睡不好。這幾年長期招待貴賓,以及各種應酬,我的胃時常抽痛,連喝杯拿鐵都受不了。

各種貴賓各種老闆有時候要笑臉迎人,有時候又得強勢的為了公司利益擺出高姿態。

長久下來在外面有個流傳說我難搞,姿態太高,也得罪了不少人。

我不是老闆,線上娛樂城的高額收入都會經由我處理,卻要背著最大的風險。

回到台灣休息了一陣子,想著我今年30好幾了,雖然陳哥也是這樣起來的,

但是這幾年為了事業犧牲了親情,愛情,友情。幾年前我想也不想的跟著陳哥來到菲律賓,

中國,,甚至泰國,甚麼大場面都見過了,也出生入死。

在那些地方讓我徹底的感覺到人命都不值錢,我就是這樣一頭栽進了博弈圈

,我運氣很好跟對了太陽城娛樂城,也跟到了好的老闆陳哥,

但是慢慢的年紀有了有攢到了財富,但我更不想要被人埋到山上,或是丟進太平洋。

於是我就撥了電話跟陳哥說自己很累想要休息一陣子,在台灣休養了好大一陣子,

發現自己這幾年學到的都是博弈產業的東西,出門跟朋友聊天,喝酒也都是脫離不了這個東西,

我發現自己真的沒辦法金盆洗手了。畢竟過去這些年的人脈和經驗都是博弈有關。

我就決定再把這段冒險再度延長了。

有了新的目標繼續冒險

於是我飛往澳門這次以配合商的方式來跟陳哥見面,

並告知陳哥公司的金流我會用外包行是繼續替陳哥處理麻煩的金流,同時兼做投資

因為我在為陳哥處理這些事情上是相當利索的,陳哥也相當信任我。

我也提出了想在台灣用太陽城娛樂城的名義做自己的現金板,

也告訴這些年在外打拼對台灣家人的思念,以及失去的東西,雖然得到了很多但是有些失去的並不是金錢可以換回來了。

陳哥思考了兩天,最終同意了我的請求。

所以我就算逃離了中國和菲律賓這些國家,我想我再也離不開這個博弈產業了。

但我也從一個餐廳服務員,變成了博弈界的紅人甚至是老闆。

熱門文章

To Top
open

null